向日葵深处

文笔已吃.纯练习的渣作品.aph已淡圈.大概很少上勿念?

【米露】(非国拟,无意义短打)

那个美国佬已经进去了。
浴室里水声渐渐大了,仔细听还能听到若有若无的歌声。
想也不用想都知道又是自编的hero之歌。
一个高大的身影蹑手蹑脚地潜入黑暗的房间,还未看清他的模样就被黑暗吞噬。黑影在黑夜里潜伏着。
浴室的水声还在继续,歌声的音调忽然拔高,尖锐得似乎要刺破天花板。
也许hero先生那天籁之音没能破开天花板,但他成功打动了浴室门外的黑影先生,脚下一个踉跄摔倒在床上了。
Oh shit,琼斯这个该/死的混/蛋,出来后一定要用水管打爆他的头。
黑影先生摸了摸他被撞到的鼻子,浴室门缝中透出一丝黯淡的光线,模糊地照出了地上一小截米黄色的围巾。
好在水声和歌声足够大,琼斯先生没能发觉门外的一切。他还在毫无自觉地放出破坏力极大,堪比鬼哭狼嚎的...嗯,噪音。
这时黑影先生已经站在浴室门边,手里紧攥着一团丝织物,从门里透出的光线照亮了他铂金色的发和他晶莹剔透的紫色眸子,脸上恶质的微笑证明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是有预谋的一一他关掉了浴室的灯,然后在琼斯先生的惨叫声中熟练地绕开地上疑似外卖袋、包装纸之类的不明物体后欢快地跑掉了。
"什么情况! 为什么灯会灭掉! "狼狈地冲出浴室门的阿尔随手抓过毛巾擦擦头发上、身上的水,却发现该在那的东西不见了,"hero我的睡衣都去哪了!"
"伊万布拉金斯基!"
然而罪魁祸首只是慢悠悠地走过来,脸上挂着漫不经心的微笑,如果忽略掉他手上破碎不成样子的碎布一一那上面印了hero和美国队长一一的话,任何人都会认为他与这无关的。
显而易见的一一我们的hero先生也是个人。所以当他激动地开始长篇大论时伊万先生拍开了他的手微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啊,露西亚什么都没有做哦~"
鬼才信你啊!
阿尔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这时已经是秋天了,虽然没有冬天那般寒冷,但还是让身无寸缕的阿尔打了个寒颤。
"死北极熊你把hero的衣服撕了hero怎么办!"还略带一点鼻音。
"凉拌~"眼睛都弯起来了。
"......什么啊,"阿尔的目光扫过对方纤长的睫毛,海蓝色眼眸变得有些晦暗不明,"你要补偿hero一一反对意见一概不接受!"

伊万警惕地向后退了一步,对方过于灼热的视线让他联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东西一一事实上也就是这样一一阿尔忽然发力把毛巾甩在他脸上,伊万堪堪躲开正要破口大骂却感觉到嘴唇碰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一一只是那么一疏忽,他们间的距离已经不是那么远了一一伊万不得不挥拳试图让身上那个耍流/氓的家伙离他远点,然而挥出去的拳头不仅打了个空还被对方从一旁紧紧地抓住了。
"阿尔弗雷德!"
伊万一脸扭曲地摸出水管,他感觉到阿尔一条腿在他两腿间不住地磨蹭着,另一只手则扶上腰肢四处点火一一天知道这混/蛋怎么就发/情了!
"都说了反对意见一概不接受的啦。"阿尔似是嘟哝了一下,紧紧地把伊万抱在怀里。额头被狠狠来了一下,阿尔按着喷血的额角,吻上了伊万色素寡淡的唇角:"嘿宝贝你怎么还是这么粗暴,就算是hero也有点吃不消啊。"
"这是露西亚爱的表达~"分开后伊万笑着回答他,放下了手里的凶器,"如果你少一些发/情露西亚也许会温柔点喔~"
"这也是hero爱的表达~"啊,又开始发散黑气了,"嘿宝贝你冷静点把手里的凶器放下来谈谈人生呗~"
"腐烂那家伙又教了你什么啊!离我远点啊混/蛋你想干什么★"
"干/你啊亲爱的~hero要好·好·表·达一下对你的爱呢?"


【露米】(短段子)

伊万紧紧地盯着面前淡金色头发的美国佬,这是这个月第几次了?也许阿尔都不记得了。他总是在他经过的地方忽然出现,留下一朵向日葵,然后一言不发地走开。细碎的阳光透过树荫撒到向日葵软软的花瓣上,金黄的色泽温暖得令他感到缱绻,像是阿尔弗雷德的头发一一伊万这么想着,抿着色素寡淡的唇拦住了美国人的去路。

阿尔弗雷德垂着头,自始而终都是沉默着的,不似从前每天都精力充沛得好像要捅破天空一样。他想,金色发丝都显得暗淡了一一也许是树荫挡住了他的阳光。

也许一开始的不作为只是大脑当机,阿尔弗雷德抬起头来轻轻推开了他,抬脚就要走。海蓝色的漂亮眼眸里一一

毫无留恋。

"穷死先生..."伊万回头,不合时宜地笑着,语气却是咬牙切齿的。

阿尔弗雷德抬起的脚落了下来,他终于开了口,却只是平缓地说:"......我无话可说。"

"无论是对于你,还是他。"

说着这话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忽然感到一阵凉意袭上他的后颈,伊万带着些凉意的吐息打在他耳边,时浅时近,"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

"但是我知道,我该做些什么。"

 删除 3楼  2015-03-28 21:28